認識思覺失調症 幫助病友拉近與社會的距離

什麼是思覺失調症?在精神復健的道路上,我們能做些什麼?戲劇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中,應思聰就是位思覺失調症患者,除了藥物治療,家人、社會的陪伴與支持也很重要,桃園市政府衛生局於11月7日至10日,每日上午10時至下午6時於桃園市立體育場辦理「還想牽著你的手-思覺失調症特展」,讓民眾對思覺失調症有進一步的認識,同時拉近病友與社會的距離。 ...

立法委員王定宇:懂得善用「新工具」,才能使政府與人民的距離更近!

曾任台南市議會民進黨黨團總召集人、第一屆直轄市台南市議員的王定宇,在2016年代表民進黨參選立委選舉,最終以超過15萬票、72.05%得票率,獲得壓倒性勝利,而他也成為該屆選舉的「全國第一高票」。   能夠得到如此高的支持率,除了問政形象鮮明,王定宇在網路上也擁有相當高的人氣。他的粉絲專頁有超過23萬的按讚人數,每篇貼文幾乎都達到上千、上萬讚,而其中的秘訣就在於...

肯亞央行行長:Libra讓人們對加密技術感興趣,但距離解決相關問題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

  根據CoinGeek報導,肯亞中央銀行(CBK)行長Patrick Njoroge,最近在談到人們對Facebook加密貨幣Libra的擔憂時表示,由於Libra的炒作,人們對加密技術重新產生了興趣。然而,肯亞距離解決加密貨幣相關問題,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   Patrick Njoroge指出,加密貨幣所帶來的風險是顯而易見的,在發表相關聲明...

我們距離 「太空嬰兒」近了一步? 可能並沒有

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編譯 鍾藝 新研究顯示,冷凍精子樣本可在微重力條件下保持活力,這裡提到的「微重力條件」與太空中的重力環境有些相似。 6月24日在維也納「歐洲人類生殖和胚胎學會」上發表的研究表明,在通往「太空嬰兒」的路上,人類並不是沒有一絲可能。然而一位專家在接受Live Science的採訪時表示,這項研究並未真正證明精子可以在太空環境中存活。即使未來可以實現,我們距離使用冷...

與愛最遠的距離 尋求對精神病患最好的照護

第一次在門診見到她的時候,不自覺地被那滿頭銀白色的頭髮吸引,白得超均勻、超徹底,連一根黑頭髮都看不到,帶著銀色的光芒看起來很慈祥,她應該有70歲了,病人則是她家中罹患慢性思覺失調症的兒子,生病已經20年多了。 十幾年來,這位病人一直規律地在醫院拿藥,藥物也好幾年沒有任何變動。那一天看診的病人很多,我只問了一下病人現在的情況,她回答:「還好啦!狀況滿穩定的,就是我每個月替他來拿一次藥...

拉開我們與惡的距離 打假新聞《大師鏈》APP全球上線

每當到了選舉期間,就會有許多不肖人士散播假新聞,並利用假新聞抹黑、造謠,打擊對手的名聲,但肇事者最後往往能利用假帳號等方法逃之夭夭。在現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,閱聽人接受到的常是第二手、甚至是第三手的資料,一般人通常更相信接近自己主觀想法的新聞,而不去懷疑新聞的合理性、真實性,因此漸漸喪失了媒體識讀的能力,淪為政治操作、以訛傳訛工具的一部分。 有著「信任機器」美名的區塊鏈,會成為打擊...

成功人士和一般人的距離!庫克、比爾蓋茲早晨多做了這些……

當你還在被窩打滾、按掉鬧鐘賴床不起,巴菲特已經在讀《華爾街日報》、歐普拉在冥想、比爾蓋茲在跑步機上揮汗,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甚至開始回電子郵件。有不少成功人士都是早起一族,一大早就能完成不少事。 天沒亮就起床! 庫克親讀800封電郵 庫克自稱工作狂,根據《USA Today》報導,他每天3點45分準時起床,然後馬上進入工作狀態,每天多達700到800的電子郵件都盡量親自看過,接著...

郭台銘與年輕世代的距離

  馬英九基金會的高峰論壇上,想要代表國民黨出征的擬參選人們, 終於攜手同台亮相。雖然缺了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, 但是大家都看到了國民黨的滿手好牌,如今完全亮相, 準備攤在陽光下出牌博弈了。     相較於2015年的「換柱」風波前,國民黨天王們在初選時, 都沒有...

【導演看與惡】林立書: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告訴大家,沒有什麼類型不能拍,只有拍不好的類型!

公共電視、CATCHPLAY與HBO Asia共同推出的電視劇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在21日播出完結篇。不僅第9集收視率2.91、第10集收視率3.4,當劇情走到宋喬安(賈靜雯飾)與李大芝(陳妤飾)再度相遇,並相視微笑的片段時,瞬間最高收視衝到了3.6,再創新高。   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為社會大眾帶起「思辨」的氛圍。透過戲劇,讓觀眾反思,與自己不同立場的聲音就是錯的...

【導演看與惡】林宗儒: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既殘暴又溫柔地道出屬於台灣在地的故事

公共電視、CATCHPLAY與HBO Asia共同推出的電視劇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週日播出完結篇。第9、10集的收視率分別為2.91、3.40,完結篇收視率最高更是衝到3.6。   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以無差別殺人事件引爆一連串的故事,從各種不同面向與角度,探討人們不願面對的問題。這部戲沒有給出任何標籤,無論是善與惡、是非對錯,都沒有標準答案,只期待它能給予觀眾對話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