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頹廢散記。一場史詩級的餐酒會

劉鉅堂的「玫瑰人生」餐酒會辦了25年,馬上要在四月十二日辦第三百場。這件事對台灣甚至全世界葡萄酒界應該算是件歷史性的大事,份量也絕對能登上Wine spectator或是Wine Advocate這些專業雜誌。   成就一段歷史需要多少時間?對台灣而言,25年來已經寫完一篇葡萄酒社群的發展史,我和他過去25年的人生都是和葡萄酒一起走過來的。   ...

半頹廢散記。球狀的歷史

這一次「南北共讀」的主題書是「成為這樣的我(Becoming)」。   之所以讀這本前美國第一夫人的回憶錄,起因是幾天前和一位企業家朋友聊天。   「我老婆和一群政商貴婦最近都在談蜜雪兒歐巴馬的回憶錄」他笑著說,很多女人都在迷這本書,應該是都想要把老公變成下一個歐巴馬。   依我的經驗,很多男人是不太讀女人傳記...

半頹廢散記。雲林三帖

1.開往雲林的高鐵慢車   清晨七點十一分,搭上開往雲林的高鐵。在那個被稱為農業首都的地方,一百多位青年農夫等著我去演講。   腦海裡還浮現著昨日課堂上的殘影,學生們的容顏與話語浮沈著。也再一次發現有太多人過著自己不想要的生活,基於某些理由,做著不愛的工作,甚至愛著不愛的人。   「勇敢做自己難道一定是對的嗎?」有人這樣問我。...

半頹廢散記。從賤身房到健身房

他一口氣請了三位個人健身教練,每個都是身材火辣的正妹,而且各有專精。有人專長是TRX,有人幫他做重量訓練,有人練他心肺。 從他分享的照片看來,他和這些教練的交情應該不錯,教練拍照時笑著一張臉,眼中含情。 他說大家偶爾會約出來吃飯聊天,但是就是單純朋友,不會有其他的活動。 「教練費其實和酒店小姐差不多,但是到健身房是對身心健康投資,不像去酒店,花錢又傷身體」他說,以前的...

半頹廢散記。渡紅塵

他是日本三重縣一座不動明王廟的住持,不到五十歲,已經結過三次婚,看來是把愛情也當成修行。   因為覺得人生一切都是緣份,所以活得很隨緣。年輕的時候開餐廳,某天一位尼姑走了進來,看了他幾眼之後,就問他是不是斷掌。   他嚇了一跳,於是就拜尼姑為師,聽她的話修行過人生。跟她到了三重縣住進那座一百五十年歷史的廟裡,他和七位師兄一起學習,最後被選中成了...

半頹廢散記。殘花三部曲

已經子夜兩點了,劉鉅堂看來還沒有回家的打算。   我們在首伯續攤唱現場伴奏,喝著歡喜的酒,唱著悲傷的歌,再一次經歷了充滿殘花敗柳之美的夜晚。有酒的地方就是故鄉,更何況我們還有一整晚的好酒好菜好朋友。   很可惜的,「殘花敗柳餐酒會」只有十二個席位,所以每次都是一開放報名就額滿。   「其實是怕大家酒喝得不過癮」劉鉅堂說,這些紅...

半頹廢散記。無可取代的CP值

帶了那瓶智利的「小外星人」去找朋友吃飯,兩人喝了幾口之後,他開始聊起對CP值的想法。   「一瓶十萬的酒如果用五萬就能喝到,那該算CP值很高了」他說,但是對一個只願意喝一千元的酒的人來說,這瓶酒即使降到一萬元都嫌貴。   「小外星人」系出名門,酒莊名列「智利十八羅漢」,向來被視為國寶級好酒,生在智利,身價遠低於法國同級酒,是公認CP值超高的好酒...

半頹廢散記。城西與城東

  我們騎著Ubike從北門來到大稻埕碼頭,天正熱人正渴。   於是買了杯冰涼的金賓High Ball對著河岸喝了起來,越喝感覺更渴也更餓了。   然後就又是一連串的吃喝了,香檳、Pizza和啤酒,真好奇自己的胃口怎麼會那麼好。這也才發現,自己其實是在城西過著城東的生活。   台北的東邊和西邊其實是完全不同的世界...

未分類

半頹廢散記。將軍百戰死

經歷二十多年的婚姻之後,兩年前他離了婚,一個人跑到大陸去重新開始人生下半場。儘管五十多歲了,女人緣一直都很好,他卻在陌生的城市裡過得守身如玉。   每次回台灣休假我們都聚聚,聽他分享那些九死一生的情愛冒險。對於那些功敗垂成的艷遇故事,他聊起來總是一臉餘悸猶存。   「為什麼不好好談戀愛呢?反正你單身」我問他。   他說,就是因...

半頹廢散記。殘花敗柳之美

我該是個阿Q人,凡事都往好處想。   買衣服鞋子的時候,看到那種零碼又合我尺寸的,就會毫不遲疑的買下來。   總覺得那是老天特地留給我的,要不然,如果這衣鞋不屬於我,在和相遇之前,該早就被別人買走了。   我總珍惜這樣的相遇,沒有誰到得太早也沒有誰到得太晚,見面了就該珍惜。   所以當劉鉅堂說他倉庫裡有一批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