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頹廢散記。渡紅塵

他是日本三重縣一座不動明王廟的住持,不到五十歲,已經結過三次婚,看來是把愛情也當成修行。   因為覺得人生一切都是緣份,所以活得很隨緣。年輕的時候開餐廳,某天一位尼姑走了進來,看了他幾眼之後,就問他是不是斷掌。   他嚇了一跳,於是就拜尼姑為師,聽她的話修行過人生。跟她到了三重縣住進那座一百五十年歷史的廟裡,他和七位師兄一起學習,最後被選中成了...

半頹廢散記。殘花三部曲

已經子夜兩點了,劉鉅堂看來還沒有回家的打算。   我們在首伯續攤唱現場伴奏,喝著歡喜的酒,唱著悲傷的歌,再一次經歷了充滿殘花敗柳之美的夜晚。有酒的地方就是故鄉,更何況我們還有一整晚的好酒好菜好朋友。   很可惜的,「殘花敗柳餐酒會」只有十二個席位,所以每次都是一開放報名就額滿。   「其實是怕大家酒喝得不過癮」劉鉅堂說,這些紅...

半頹廢散記。無可取代的CP值

帶了那瓶智利的「小外星人」去找朋友吃飯,兩人喝了幾口之後,他開始聊起對CP值的想法。   「一瓶十萬的酒如果用五萬就能喝到,那該算CP值很高了」他說,但是對一個只願意喝一千元的酒的人來說,這瓶酒即使降到一萬元都嫌貴。   「小外星人」系出名門,酒莊名列「智利十八羅漢」,向來被視為國寶級好酒,生在智利,身價遠低於法國同級酒,是公認CP值超高的好酒...

半頹廢散記。城西與城東

  我們騎著Ubike從北門來到大稻埕碼頭,天正熱人正渴。   於是買了杯冰涼的金賓High Ball對著河岸喝了起來,越喝感覺更渴也更餓了。   然後就又是一連串的吃喝了,香檳、Pizza和啤酒,真好奇自己的胃口怎麼會那麼好。這也才發現,自己其實是在城西過著城東的生活。   台北的東邊和西邊其實是完全不同的世界...

未分類

半頹廢散記。將軍百戰死

經歷二十多年的婚姻之後,兩年前他離了婚,一個人跑到大陸去重新開始人生下半場。儘管五十多歲了,女人緣一直都很好,他卻在陌生的城市裡過得守身如玉。   每次回台灣休假我們都聚聚,聽他分享那些九死一生的情愛冒險。對於那些功敗垂成的艷遇故事,他聊起來總是一臉餘悸猶存。   「為什麼不好好談戀愛呢?反正你單身」我問他。   他說,就是因...

半頹廢散記。殘花敗柳之美

我該是個阿Q人,凡事都往好處想。   買衣服鞋子的時候,看到那種零碼又合我尺寸的,就會毫不遲疑的買下來。   總覺得那是老天特地留給我的,要不然,如果這衣鞋不屬於我,在和相遇之前,該早就被別人買走了。   我總珍惜這樣的相遇,沒有誰到得太早也沒有誰到得太晚,見面了就該珍惜。   所以當劉鉅堂說他倉庫裡有一批賣...

半頹廢散記。書寫酒與愛情

「字戀狂的書酒星期三」的海報製作出來了,這也意味著整個活動正式進入宣傳期。目前已經有幾位朋友報名了,期待接下來更多朋友的加入。   「字戀狂」是我一直在經營的寫作社群,透過不同主題的書寫來傳達分享人生感動,凝聚理念相同氣味相投的朋友,一起感受一起書寫,也為生活打開一扇窗。   這一次的主題是「書酒」,認真的想了想,要把喝酒和寫作這兩件事融合在一...

半頹廢散記。Fudy的黑夜與白天

「點子人沙龍」又聚了一次,這次的對話主題是「台灣味道」。   對話的朋友是陳昶福(Fudy),他是華泰飯店副總經理,名片上的職銜印的卻是「農夫」和「主廚」。   跟大家介紹他的時候,我說他白天種菜晚上做菜。他馬上笑著補充說,做完菜之後他還是在做菜,沒在做別的。   過去十年來,34歲的他已經在餐飲市場畫出了濃墨重彩的風景。 ...

半頹廢散記。願天下愛酒人心有所屬

和潔西在她公司的VIP室裡邊喝邊聊,話題寬得像太平洋。   從伊比利火腿的油花一直談到台灣葡萄酒商的未來。她特別請同事準備了兩瓶黑比諾,要我特別感受一下那瓶德國酒,同時說了她的思量和打算。   「勃根地的市場已經過熟了,同樣喝黑比諾,德國酒還有很多想像空間」她說,法國勃根地一瓶要三、四千元,足足可以買三瓶德國黑比諾還有找。   ...

半頹廢散記。開瓶天國法樂琪

大家談了幾次,覺得還是直球對決比較好。法樂琪的賣點是法式料理,Jimmy把自己的壓箱好菜一道道拿出來,誠心誠意的做,其他的就不多想了。   這之前其實想過不少行銷點子,希望重新打造法樂琪的品牌,但是二十五年的老店,最珍貴的不正是那些被時光沈澱過的美好?Jimmy煮的菜,有些甚至在法國已經有五百年的歷史,這些菜再過五百年應該還是會一樣感動人,就用這些味道來對話吧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