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頹廢愛情。上輩子我愛過妳

 「妳寧願我死還是我外遇?」我終於失控,對她說出最不該說的那句話。   事到如今,也不知道該說誰錯誰對了,只能一直對她說抱歉。但是也很明白,這時候說任何話都不對,她也絕對不會接受。   原本一直以為兩人這輩子不會再見了,也聽說她早就有新的男人,想不到多年之後她竟然會來找我興師問罪。   她算是我的前妻,故事該從五年前...

策略長和他的愛情(22.一起醒來)

「所以她真的很美?」吳晴口氣很認真。   「她的自信讓她變美吧」黎德聖有點不確定的回她。   他其實已經不太記得劉放當時的模樣,十多年不見,再見面時只怕彼此可能都不太認得對方。   但是他卻清楚的記得當時愛她的心情,那像是一種啟蒙,讓他覺醒自己竟然能夠再愛一個女人。四十一歲的男人對一個二十七歲的愛情,這裡面有太多自己當初也不明...

半頹廢愛情。一抱還一抱

一抱還一抱   他喜歡Opus One,因為是兩個男人合作的心血結晶,他說,這瓶酒在同志圈裡也很受歡迎。   心情不好的時候,他就會找我喝酒談心。最近他心情很不好,兩人也喝掉不少Opus One。   這瓶美國人最自豪的紅酒,出自兩個釀酒教父之手,一入口就會在腦海裡同時浮現美國加州和法國波爾多的風景。那也是兩個釀酒人的故鄉,由...

未分類

半頹廢愛情。魔女的交易

「來,試試這杯地球上最貴的青草茶。」她笑得像朵爆開的向日葵,霸氣喝乾手上的DRC Montrachet。   青草茶?一瓶15萬元的法國勃根地白酒之王,竟然被她說成是青草茶。   我笑著直搖頭,她其實說得也沒錯,地球上應該找不到比這更貴的青草茶了。   更絕的是,這青草茶竟然有奶油味。白酒能夠釀成這樣,喝起來簡直像紅酒,又輕又...

策略長和他的愛情(21.外遇的哩程數)

「所以她就這樣用一杯奶精把到你?」吳晴的話裡有些不以為然的醋意,好像很在乎當時倒奶精那個女人不是她。   「也不能這樣說,我本來只覺得兩個人根本不可能,她小我十六歲,腦袋也不算壞,一直以為我只要守得住就該沒事的」黎德聖說,這段感情毀了他三觀(註一),讓他開始懷疑自己。   「現在還懷疑自己嗎?」吳晴問。   他說當然不了,已經...

半頹廢愛情。木桐堡和無法唯一的愛情

分手之後,她請人送來一瓶2000年的木桐堡(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),提醒我兩人經歷過什麼樣的愛情。   那是3年前一個秋天週六的下午,我去拜訪開葡萄酒店的朋友老劉。老劉當時忙著送貨,請我幫忙看店。她就在那時候走進店裡,像一般過路客人那樣隨意逛逛,而且專挑五大酒莊的酒看。   女人長得像台極品瑪沙拉蒂,聲音臉蛋身材都...

策略長和他的愛情(20.剛剛好的愛情)

「妳的名字真的叫『劉放』?」黎德聖知道自己是被這個名字吸引了,所以才約她見面聊聊。   「是後來我自己去改名的,我覺得自己本來的名字太無趣」她說自己的名字本來叫”劉雅芳”,打從懂事開始一直想改名字。   他們約在仁愛路圓環的一家咖啡店見面,劉放坦白說,從來沒有任何男人給她這樣的感覺。   「不管和你說話或是讀信的時候,我都覺得...

半頹廢愛情。也許愛是一種病

分手已經五年了,近兩千個日子沒有連絡,忽然又接到她的電話,我有點吃驚。   她說幾天前剛打完離婚官司,心情不好,找我喝酒解悶。   我們約在安和路的「開瓶天國」葡萄酒館,那是當年兩人在一起時常去的地方。   從晚上八點一直聊到十二點,喝完三瓶紅酒也交代了過去五年來的人生。五年前,她主動提分手,說家裡幫她安排了對象,是個望族二代...

半頹廢愛情。千情過盡皆不是

知道我有小三之後,老婆仍然努力的想搶救這段婚姻,說只要我回心轉意,她就當一切沒有發生過。   我本來也天真的以為我可以,但是感情這種東西是用菜刀也砍不斷的。後來,我不只和小三復合,還多了一個小四。   我知道,看到這裡,您一定會大罵我是好色又用情不專的爛男人,但是我真的是對每一個女人都心疼又不捨的。請您先別發火,讓我把故事講完,就會知道感情的世...

策略長和他的愛情(19.劉放)

黎德聖的那三段愛情都已經離他很遠了,至少,他和那三個女人在分手後都沒了連絡,在心裡上,那些舊日情愛都只是些片斷模糊如殘影般的記憶了。   回想起來,他相信自己在那幾年的時間裡一定始終在發送著某種需求的訊號,要不然怎麼會和這些女人相遇?   但是這樣的心境又是如何發生的?   那一年,從美國回來之後,雙方父母開始問他和相戀多年的...